杭州心桥画室
收藏本站
画室关键词搜索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张老师

电 话:15158000261

微信号:zhang135star

微信公众号:zgmyq--art

邮 箱:zgmyart@qq.com

网  址:http://www.zgmyq.com/

地 址: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南星街道复兴南街347号十亩田车站旁

乘车路线:杭州城站火车站坐62路至十亩田车站下车,地铁4号线复兴路站

“在中国,博士后是可以买的”

翟天临学术造假被曝光后,全国人民都笑了。

笑翟博士不识知网,论文抄袭。

笑他“保送”北大博士后,却连导师名字都不会写。

但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。

不仅没笑,还觉得脊背发凉。





谁也没想到,演员翟天临会凭一己之力,污名化整个博士群体。

每个中国小孩,从小就听大人说,博士这个专业头衔,代表了全世界的最高学术水平。

也就是说,博士是全人类最宝贵的财富。

他们自称秃头怪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做project,发paper,每一天都在与孤独作战。

在高强度的工作下,39%的博士陷入抑郁。

每年,都有博士因为巨大的压力而自杀。

我前一个的房东,在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读博。

32岁的人了,至今没拿到博士学位,一边工作一边苦熬。

他要不说自己的年龄,我看面相以为有45岁。

博士学位,如此之难。

翟天临暗箱操作弄个头衔,已经是底线。

他却偏偏还要到微博上耀武扬威,炫耀这种不公平。

这就是在明明白白侮辱所有人:

你们拼尽一生也够不到的理想,原来这么低贱的啊。



我不理解的是,你翟天临已经坐拥普通人努力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名利,

微博粉丝上千万,拍一部戏到手八位数,还上春晚演打假警察。

你什么都有了,为什么还要来践踏我们普通人最珍视的东西呢?

只是为了打造一个学霸人设,方便更好地圈钱吗?

这样做,是不对的。你他妈的,不可以这样!

假的永远真不了,蜡像永远不是人。

不是你的,求你别拿。



在网上,还有很多人的评论,直抵事件本质:

为什么一个没有任何学术建树的艺人,能通过北大博士后的资格审查?

堂堂北大,国之重器。

这是每个省的天之骄子,通过十年寒窗苦读,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才可能进的最高学府。

凭什么翟天临一个造假戏子,凭借几篇抄袭论文,就能成为北大博士后?

遑论北大赫赫有名的光华管理学院?

真是咄咄怪事。

这中间是否存在权钱交易,教育腐败,我一个写字的,只能点到即止。

我相信北大一定能查得水落石出,严惩相关责任人。

毕竟在100年前的1919年,是北大发起了五四运动,推崇民主与科学,宛如时代火炬。

100年后的2019年,决计不会堕落至此吧?


连微博评论都不敢开了吗



翟天临学术造假事件,已经和流量明星刷榜一样,丢人丢到了国外。

在微博,有个网友在美国读博。

他每天把神经绷得比弓弦还紧,熬夜肝论文到疯,甚至过年都回不了家。

骨子里那份对学术的执拗和较真,让师友无不敬佩。

即使如此,都不一定能顺利毕业。

结果这几天,翟天临事件传到外网,导师开始对中国学术产生怀疑。

聚会时拿着一个国内学生的申请材料,和他对峙:

中国高校水分原来这么严重?

一个每天在剧组拍戏,连知网都不知道是啥的演员,居然就能顺利毕业了?


他在师友面前的学术形象,从此打上了问号。



你看,一颗老鼠屎,真的可以坏了一锅粥。

这绝不只是翟天临一个人的耻辱,而是今后中国学子申请海外硕博,都将面临的无端猜忌与质疑:

这个人简历这么完美,是不是因为在中国买通了关系?

有时候,内部的人再努力都是白费。

外部来一个脑残,马上就能毁了你多年来的全部努力。

而且这个脑残还有一批脑残粉,反过来骂你是脑残。

我几乎可以预测,因为翟天临造假,导致中国留学生被戴有色眼镜看待的事情,这些天还会不断涌现。

还因为他是一个明星,由这个身份所带来的高传播性和黑色幽默,导致中国国家形象受损,影响非常深远。

翟天临没有遭受任何损失,但无数留学生的求学之路,已经埋下了重重阴影。

学术造假金腰带,埋头科研无骨骸。

可叹,可悲。



相比较之下,国外对待学术造假,到底有多严格?

在他们看来,学术不端早已不只是道德问题,而是法律问题。

往小了说,用欺诈行为骗取科研经费和荣誉头衔,浪费的是纳税人的血汗钱。

往大了说,如果一个国家接受过最良好教育的一群人,还在带头造假,那这个国家的国运,可谓堪忧。

因此,面对学术造假,没一个国家眼里能揉进沙子。

2006年,美国佛蒙特大学副教授艾里克·波赫尔曼,因为使用虚假数据,被伯灵顿地方法庭判刑1年零1天。

2013年,韩国生物医学教授韩东杓,因为在实验中把人血加入兔血,就被校方辞退,学术生涯尽毁。

不仅如此,韩东杓还被公诉,数项重罪并罚,罚款720万美元,获刑57个月。

出狱后,还要面临长达3年的管制。

2014年,日本学术界认定小保方晴子存在“研究不正”行为。

最终,小保方晴子被机构开除,博士学位取消,勒令退还科研费用数千万。

连同与其工作相关的科学家,均被严惩。

博士论文导师被停职,实验室面临重组,理事长辞职。

上司笹井芳树自杀。

在国外学术造假的后果,我再总结一遍:

一旦发现学术不端,个人会被取消博士学位、教授资格;


机构会被警告、降级;

各大基金会、学术期刊和出版社的大门,将对他们永久性关闭;

已经获得的荣誉会被取消,所有研究项目会被禁止申请。

再回到国内翟天临这次学术造假,比以上所有案例还要魔幻。

在没有任何研究成果的前提下,竟然能从硕士一直通关到博后,世所罕见。

他这个注水博士的程度,比注水猪肉还要深。

而且造假行为查证属实,主观恶意明显,涉及人数众多,社会影响极其恶劣。




北电和北大两所高校对翟天临的处理结果,势必成为学术界一个经典案例。

对未来中国学术界的发展,将造成极其深远的影响。

如果到这时,我们还不建立严厉的惩罚机制,就是在变相鼓励学术造假之风的蔓延。

既然翟天临能买通博士,那么李天临、王天临们,都可以。

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

在微博,网友们还提出了三个问题:

北电只有翟天临一人这样吗?

北大只有翟天临一人这样吗?

北电还有资格办博士点吗?

事到如今,答案已经非常清晰。

如果翟天临这种三无博士能够得到严肃处理,我们还有机会,还学术界一个清朗空间。

如果最后不了了之,时间永是流驶,街市依旧太平。

那么中国的理论科研环境,仍将如浑水十丈,不可捉摸。



2018年,是娱乐圈变幻莫测的一年。

从崔永元平地惊雷,揭穿阴阳合同开始,

娱乐圈的“十万个假人”,就接二连三在每个观众面前裸奔。

只是谁也没想到,继数据造假,公益造假,纳税造假之后,还会有人把触手伸到学术圈。


教育公平,无小事。

这是一个社会最基础的上升通道,需要我们每一个人为之奉献努力。

如果你不为自己投票,为你喜欢的一切投票,那么世界迟早会被送到他们手里。

一个个权利,就像一个个上甘岭高地。

如果你不去占领,那里就会成为敌人的打靶场。

高地下的人,注定成为靶子。

劣币驱逐良币,只会成为常态。

马丁·尼莫拉牧师在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写下的那段话,至今读来依旧如雷贯耳:

起初他们追杀共产党,我不是共产党,我不说话;

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,我不是犹太人,我不说话;

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,我不是工会成员,我继续不说话;

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,但我是新教教徒,我还是不说话;

最后,他们奔我而来,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。

当你看到数据造假,偷税漏税,阴阳合同,都觉得和自己没关系,做一个冷漠的看客时,未曾想正中他们下怀。

学术圈的人怎么会想到,翟天临会把手伸到他们那里呢?

寒门学子苦读十年,怎么会想到一个北大光华博士后,竟然变得如此廉价了呢?

更可笑的是,事情发展到现在,还冒出来一堆理中客,鼓吹社会本就如此,存在即合理。

你们这么努力维护公平的样子,真蠢!

有这时间,还不如接受现实,跟着一起同流合污!

社会真的就该如此不堪吗?

我想起鲁迅先生,在《记念刘和珍君》中的悲叹:

长歌当哭,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。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,尤使我觉得悲哀。

我已经出离愤怒了。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。

我希望那些人记住。

面对黑暗,不做选择,本身就是在做选择。

你丢弃光明,就是在委身黑暗。

你不把命运牢牢握在自己手里,就是交由别人肆意玩弄。

他们手握300%的利润,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冒绞首的危险。

这时还不为自己的权利鼓与呼,真的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不信,你且看这世界如何变化去。